我和死亡的约会

文|摄 于守山   2018-07-10 23:09:44

我在准备极其不充分的情况下,进入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,那里处处充满死亡的味道。

在非洲工作的朋友说:埃塞俄比亚北部有一座火山,是世界上仅存的五座活火山之一——尔塔阿雷火山。那里日日夜夜喷射着炽热火红的岩浆,景色非常壮丽,很多欧美情侣相约去那里海誓山盟,或者去那里拍婚纱照。我是一个经不起美景诱惑的人,于是很想去那里拍几张浪漫的照片,朋友说想去就去呗,谁还没有几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我想,你这是激谁呢?我说走就走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了!然而,我还是想错了,这一次去的这个地方,不仅仅艰难无比,而且处处充满生命危险,可以说,我是毫无防备的踏入了一个死亡地带。

朋友这时候才说:她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这么危险!因为她在非洲开旅行社十多年了,也只是听说过这个地方却并没有去过,她以为她在非洲这么多年了,什么苦都吃过了,什么危险都经历了,但这一次,还是超出了她所有的经验!那里不仅没水没电没信号,而且随时会发生突然死亡事件:要么被突然发生的自然灾害吞噬,要么被不知来自何处的流弹射中身亡!

这里,就是埃塞俄比亚北部的尔塔阿雷火山和阿尔法洼地。

我是从北京乘坐埃塞俄比亚航空的飞机,连夜飞行11个小时到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,然后转乘亚的斯亚贝巴至梅克雷的航班,飞行一个半小时到达北部最大城市梅克雷,下了飞机后又换成越野车尘土飞扬的连续飞奔六个小时,天黑时到达尔塔阿雷火山脚下的营地,稍事休息后继续徒步攀行4个小时,才抵达尔塔阿雷火山口的!累计连续赶路时间:一天一夜!

据说在有飞机和公路之前,仅仅是从梅克雷到火山脚下,就要走半个月,从火山脚下爬到火山口,需要一个星期。相比之下,我一天一夜就从北京到了火山口,已经算得上飞天的速度了。

抵达火山的路途不仅非常危险,非常遥远,而且非常艰难!

穿过火山脚下的村庄,远远的能看到火山了,远处的山就是火山口,一路尘土飞扬,进入火山岩地区。颠簸在火山岩上的越野车,车轮每转一圈车身都扭十八下。天黑了,我们到达了火山下的营地,在营地已经能远远的看见山顶火山口的红光了。再往上完全没有路了,得靠手脚并用,爬过层层叠叠的火山岩,才能到达最高处的火山口。一路上我们都是踩着火山岩向上攀爬。曾经流淌着的火山岩浆,现在都变成奇形怪状的火山岩石。越来越能感受到火山爆发的威力了。

骆驼是唯一可以借力的爬上火山口的工具,可以驮行李,也可以驮人。我在最后几百米的时候实在爬不动了,就是靠骆驼把我驮上去的。又过了四个小时,夜里十二点时,我们终于来到了火山口。大家纷纷留影纪念,几乎没有人说话。一是全都累劈了没有力气再说话,二是火山太震撼所有人都心生敬畏吓得不敢说话,生怕熔岩突然喷发,也怕脚下的地皮太薄太脆突然坍塌,两者都是万劫不复的结果。

第一次离火山口这么近。仿佛能吞噬一切的火山口,正在喷射着炽热的熔岩,像波浪翻滚的炽热的岩浆,热浪扑面而来,声音咆哮如雷。

这天晚上,正是农历十五,月光非常好,很多人舍不得睡觉。我们第一次住进了火山口旁边的“满天星”酒店!

满天星酒店?火山口还有酒店吗?其实仅仅是一个石头围成的圈。躺在石头圈里睡觉,没墙没顶,直接看到漫天的星星,所以叫满天星酒店。

两个小时后,也就是凌晨三点,我们被叫醒:该下山了。因为天亮之后温度会迅速升到四五十度,高温之下,将会使爬山和下山的难度都成倍增加。这时我才明白,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天黑之后才开始爬山,也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赶着天黑就下山。

下山的路上,骆驼身上的架子突然松了,把我整个人从骆驼背上摔下来,胳膊划在粗砺的火山岩上,立刻整个胳膊被刷掉了一层皮,满胳膊流血。这样粗粝的火山岩,别说我的胳膊,铁板也能磨下一层皮的。牵骆驼的少年吓坏了,一句话也不敢说,从此躲我远远的。我仔细看了看把我摔伤的骆驼,他居然在流眼泪!其实他也很累,每天都要爬上爬下一次。

翻滚咆哮的火山口下山时我又走了四个小时,在几乎又一次精疲力尽的时候,我看到了曾经很嫌弃的简陋的营地,而此刻它却让我泪流满面:我终于回来了!然后,继续乘车穿过比较平坦的火山岩,离开火山区。接着,再一次进入沙漠地带,再一次尘土飞扬。三个小时后,车队变戏法一样停在了大海边。

住了一晚上满天星酒店的人们,浑身汗泥灰尘早已积攒了好几层了,此刻太需要洗个海水澡了,于是纷纷跳入水中。我摸了一下水温,大概有五六十度。原来这是一个水温非常高的盐湖,岸边堆满了白色泡沫,其实这已经是盐了。

洗完澡,大家开始变得心情舒畅起来,然后继续赶路。突然司机停下了,告诉我们,追上了一个骆驼阵。我抬头一看,车窗外就是骆驼。啥也不说了,赶紧跳下车,拍骆驼、骆驼、骆驼、长长的骆驼、望不到尽头的骆驼……

一个问题产生了:这么多骆驼,为什么有这么多骆驼?

原来,我们已进入埃塞俄比亚另一个奇特的地方:阿尔法洼地,又称为达纳基尔洼地。这里比海平面低500英尺,是地球上最热的地方之一,最高温度达49度。阿尔法洼地的产盐业发达,已有数个世纪。这些骆驼都是拉盐的。再往前开一点,我们看到了采盐的场面。人们用长长的木棍,插进地面的一些裂缝里,利用杠杆原理,把大块大块的地皮翘翻起来,再用尖镐把“大石块”切割成“小石块”。再用铲子把“小石块”修成方方正正的“石块”,这些石块就成了可以码成摞打成包的“石砖”,这些石砖就是制盐的原始材料,经由骆驼阵源源不断的运出洼地地区,送到远方的工厂进行加工提取。在人们制作盐砖的时候,那些骆驼们就静静的卧在旁边,静静的看着,静静的等着,直到人们撬完当天的工作量,并把盐砖装到它们身上,然后一起回家。

在整个洼地地区,一共居住着一万左右人口,除了小孩,男人和女人们世世代代都在干着这种挖盐砖的营生,已经好几百年了。挖盐砖是一项非常艰苦的重体力活,超高的温度,超强的重体力劳动,伴随着的是超级惊喜的收入:大致上,每人每天能有六七百比尔的收入,因此人们一边劳动着,也一边喝着咖啡。在这样的地方,有这样一群人,用这样的方式喝着咖啡,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这里的咖啡,一杯卖10个比尔,相当于2块多人民币一杯,相比一个人每天六七百比尔的收入,咖啡的价格算得上是非常便宜。

薄薄的地皮下是另一个未知的世界

撬起地皮的人们

在盐湖上卖咖啡的小贩再顺便说一个小知识:埃塞俄比亚的咖啡非常有名、品质非常高。我曾经去过埃塞南部,那里有一个省的名字就叫做咖啡省,那里是世界公认的咖啡发源地,只不过埃塞咖啡的工艺和商业意识都比较落后,致使时至今日,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远远没有意大利、巴西、哥伦比亚等地的咖啡有名、更没有这些地方的咖啡卖的贵。但埃塞俄比亚是咖啡的发源地、埃塞俄比亚咖啡是世界上的高品质的咖啡的事实,至今也无异议。而且,商业意识敏锐的中国人,在买完法国、美国等地的红酒庄园之后,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纷纷跑去埃塞俄比亚购买那里的咖啡园了。

看着一望无际的骆驼队把盐砖驮出洼地,我甚至忧心忡忡的想:一旦有一天,他们把这层地皮全都撬完一遍的时候,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呢?这里的人们将过什么样的生活呢?回到北京后,我查翻了一下相关的资料,有一份资料上说:整个洼地地区是世界上地质地理最活跃的地区,整个地下蕴藏着很多个活跃的酝酿着的火山口,也许再过几百年,整个地区会变成火山区,要么被火山岩覆盖,要么再次成为汪洋大海,甚至整个非洲之角,都有可能和非洲大陆脱离......。我更加忧心忡忡了,大自然能把一切都改变,它有这个能力,只可惜,这里的人们到现在还没过过有水有电有信号的生活呢!

想多了,继续开车吧。没开出几公里,我们来到了盐湖。这里的地质地貌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:地面上覆盖的,已不再是那种黄褐色的干裂的地皮,而是一望无际的白盐,刚刚形成的白色的盐。我们下了车,走进盐湖,水面上出现了美丽的倒影。没错!这就是盐湖特有的景色。

世界上有个最著名的景区“天空之镜”,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湖,被列为人一生必去的50个地方之一,我没去过乌尤尼盐湖,但我曾专门去过中国青海的茶卡盐湖,那里也是天空之镜,没想到,这里居然也有这样美丽神奇的天空之镜!至此,我看过盐城的海边盐场,看过雷州半岛上的池塘一样的盐池,看过川西藏区盐井村的打井水晒盐,看过茶卡盐湖的天空之镜式的采盐,也看过自贡的打深井采矿石式的采盐,深深的觉得,这个世界,太神奇。

一望无际的盐。这里的盐水仍在汨汨不断的从地下渗出。多么美的景色,可惜远在非洲,远在无比艰苦的洼地地区,要不然,该是人影如织了吧,说不定还会有无数的人在拍婚纱照呢。

硫磺湖司机催促我们抓紧时间赶路,他说不远处的山上还有更奇特的景色等着我们呢,不抓紧的话一会儿太阳升起来,温度又会达到40度了。果然,半个小时后,我们就看到了另一幅完全不一样的景色:一个红红的山坡。著名的硫磺湖景区到了!爬上山坡,刺鼻的硫磺气味飘过来,神奇的硫磺湖出现在眼前。这里是和黄龙一样的地质景观,大量的钙化池,多姿多彩的颜色。不同的是,这里的钙化池是活的,许多地方,还在喷射着,喷射着。这些孔洞里,传出地下轰隆轰隆的声音,我问那是什么声音,当地人说:火山的声音,地下70米就是火山。

地下70米就是火山?!

我再一次感到恐惧:会不会又被我一脚踩漏?会不会炽热的火山熔岩突然喷发出来将我们融化掉?

这么美丽的景色,却离死亡这么近。我心惊肉跳,越看越感到恐惧。

这种死亡般的美丽,很快被验证了:下山后司机拐了个弯,再次停下车,指给我们看:我们的脚下就是这样的,薄薄的一层地表皮,下面就是空的。依然是美丽,依然魅惑,怎知我们不会一下子就掉下去!

我们曾用脚踏实地来鞭策和安慰自己,其实,我们对脚下的地了解太少,脚下的地,并不一定就是实地,它很可能是这样的:空的,甚至是能吞噬我们的火山。

走吧,我们竟然身处在这样的危险之境地里!我要赶紧离开这个美丽却又充满死亡危险的地方!

是的,危险一直存在,我的全程一直都有武装力量保护着。但是,一旦我们不小心把地踩漏,一旦火山突然喷发,几把枪,又怎能保护得了我们!

我的朋友,这个地方,这么危险,这么美,你敢去吗?

火山岩

阿尔法洼地的驼队

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我和死亡的约会